长安某

攻控

优秀

Σ>―(〃°ω°〃)♡→:

棕色的Peter喵,灰色的Tony喵√

这个设定好甜啊啊啊

『图侵删』

论md诸人

对自己的宗族长辈都那样,还算个人?
你家长辈们哪里对不起你了。

拿爱情高于一切洗的,恕我叫你一声脑残。

渡清欢:

我嘴笨,明明心里气的要死。却不会表达自己的想法,只能通过转载些太太的文章来表明自己的立场。


觉得大家不用一直diss墨女士的文采不好,人物写的不够丰满。她苦心描绘的“正人君子”,如魏无羡,蓝忘机之类的,不都或多或少的透着些具体的人渣味儿吗?😏😏😏😏😏
她这也算很好的为我们示范了怎样描写,渣的另类渣的清新脱俗的“痴情君子。”


暴躁老哥紫电电:



将雨未雨:







魏无羡:
黑点太多,简单总结,谁对我最好我就跟谁走。
因为我很惨,所以我杀几千人不能怪我。
不管我和蓝忘机做了什么,都不能怪我们,不然就打你。
我一颗金丹能抵得上你全家上下的命。








蓝忘机:
魏无羡就是光,就是真理,他做什么都是对的,谁让他不开心我就打谁。








江枫眠:
别人都说废长立幼取祸之道,但我更加利害,我偏宠别人的孩子弃自己的孩子于不顾。








蓝曦臣:
嗯,我温文尔雅,谦谦君子。划掉,犹犹豫豫,偏袒是一定要偏袒弟弟的,天天都被骗的就是我,我很受伤,我要去闭关了。反正家族的事有我叔父蓝启仁。








虞紫鸢:
我自认是md里少有的正常人,我哪里对不起江枫眠了?
他弄出来一个前恋人之子来恶心我,我还在主角光环下没有对wwx怎样,没想到死后还被那个白眼狼编排?
我最爱的女儿因为主角而死,最爱的儿子因为魏无羡毁了半生。我tmd最后悔的是就是当年被风糊了眼睛看上江枫眠!!!








江厌离:
我长得平平无奇,我会一手好厨艺,不过我只会炖莲藕排骨汤。我是世界上最好的师姐,所以我为阿羡而死,死前并没有惦记自己的亲弟弟夫君和儿子。








江澄:
我也是md中少有的正常人,我从小天资不如主角,但我坚信天道酬勤,如果是正常的世界我应该才是笑到最后的,但这是光母笔下的世界,呜呼哀哉!
可能是我少年太幼稚吧,居然和魏无羡交了朋友还相信了云梦双杰的鬼话,现在想来他就是随口一说吧!
我十七岁家破人亡,独自一人撑起家族,并把家族发扬光大,远胜于以往,我坚信这个世界和我同辈的人中只有我是真英雄!
但是光母看我不爽,让我的人生围着主角转,明明主角亏欠我们全家还让想我在他面前跪着道歉。虽然好像没跪,但也相差无几了。
我觉得我除了被作者当成用掉即丢的炮灰,还被塑造成了抖m。
如果正常世界,不是应该我被主角害了满门被杀,然后我召集天下英雄讨伐他,最后诛灭他,我的事迹被当成孝子贤孙的案例被广泛传颂吗!!!
对了,光母说我是宇宙直男,也是有道理的,因为这个世界的男人都配不上我!!








晓星尘:
我是以伟光正的形象出现的。但是我的智商被强行降低,认不出薛洋,被利用杀了一城人,还杀了自己的好朋友。
最后,我想说,不要把我和薛洋组cp,我是被他逼得绝望自杀的!








薛洋:
我从小就经历凄惨,因为一份点心被骗还被害的失去了一根手指。
所以我屠了常家满门,义城人说我坏话我就设计杀了他们。
我就是一个坏人,反派。我最后得到了应有的下场,但我要说,魏无羡不配审判我!








聂明玦:
我是这个世界身高最高的。我为聂家宗主,我虽然脾气暴躁,但我是这个世界少有的三观稍微正一些的人!
我真的好凄惨,不过讲了义弟几句难听的话,就被他分尸!
但我最可怜的大概是做了主角重生的导火索之一,死了也被作者利用……








金光瑶:
我是一个私生子,我忍辱负重,依靠阴谋害死父兄当上了家主,又当上了仙督。
我为了自己连儿子妻子都杀,我本以为我拿的是枭雄剧本。
但作者为了主角谈恋爱,还有强行卖腐。降低了我的智商,我为什么要留着聂明玦的头?到最后不提我建了两千座瞭望台的事,还让我打感情牌‘唯独没有骗过你’。是不是忘了我是有过老婆孩子的人?
我感觉自己从枭雄便成了懦夫。








――――――――――――――――――
mdzz没看完,忘也忘了很多,就对这些有印象。







把宫斗手游玩成奇迹暖暖 是我
从上至下蓝大 晚吟 道长 洋洋

同居三十题(2)

这是一个没有蓝大就有点睡❤️不着的江先生
依旧现pa双医生设定
如果想看不到八百字的前文请戳首页



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二点了。蓝曦臣费力的眨眨已经超负荷工作的双眼,站在灯火通明的夜空下深吸一口气,试图用独属于夜晚的凉气驱走自己已经汹涌而来的睡意。

他现在迫切地想看见江澄。

然而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只是一个奢望。两天前江澄就奉命到外地参加一个该死的交流活动,现在与他隔着几千公里的直线距离。

独守空房的蓝曦臣不由得委屈巴巴地叹了口气,觉得自己有点可怜。

和他一样手术直到凌晨的护士小姐姐们满怀怜悯的看着这个男朋友出门第三天就已经严重江澄不足的男人。

手机铃声在寂静的夜空里显得格外清晰,蓝曦臣条件反射地掏出自己的手机,几乎泪流满面地看着手机上熟悉的来电号码。

“蓝曦臣,你今天没有给我打电话。”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带着点儿鼻音,莫名显出几分软糯。蓝曦臣几乎能想象到江澄此时的状态,青年披着外套靠在床头,咬着嘴唇眼里却都是笑,周边是团成一团的被子,乱糟糟的,但是还是该死的可爱。

醒醒蓝医生,你旁边还有人啊。

“今天下午的手术一直拖到了晚上,所幸最后还是成功了。”蓝曦臣不由自主地噙了一抹过分温柔的微笑,“阿澄,你今天怎么样?”

“例行交流,耽误时间罢了,没什么有用的东西。”江澄开始轻轻地笑起来,引得蓝曦臣嘴角的弧度越发明显,半晌,听筒里又传来很轻很轻的一句话:“我挺好的,就是看不见你,有点睡不着。”

显而易见,这一计直球蓝曦臣毫无招架之力。

此时护士小姐姐们决定丢下这个面红耳赤的男人,三三两两挽着手坐地铁回家去了,留下蓝曦臣站在原地,举着手机傻笑了很久。

“那我在家里等你回来。”

1 2 3 4 5 ————
©长安某 | Powered by LOFTER